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

《美国陷阱》:照见伪善帝国狰狞和衰落?

0
回复
322
查看
[复制链接]

99

主题

99

帖子

249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49
QQ
发表于 2019-6-13 06:00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管理书籍】《美国陷阱》今今乐道读书会

核心书摘
《美国陷阱》讲述了美国是如何使用非商业手段,来打击法国商业巨头阿尔斯通公司的。本书的作者是前阿尔斯通公司的高管弗雷德里克·皮耶鲁齐。在这本书中,皮耶鲁齐用自己的亲身经历,揭露了美国政府奉行的单边主义和阿尔斯通被收购的真相。这本书彻底颠覆了人们对美国形象的传统认知,它让我们充分意识到,在利益面前,美国政府根本没有道德可言,只有不择手段。
适合谁读
· 进取者
· 对国际政治、经济感兴趣的人
· 对美国的“商业自由和平等”抱有天真幻想的人
关于作者
弗雷德里克·皮耶鲁齐,法国阿尔斯通集团国际销售副总裁。他在2013年抵达美国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时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探员逮捕,并被起诉入狱。获得自由后创建了IKARIAN公司,主要以预防国际腐败为目的,对外提供战略与运营方面的合规咨询服务。
马修·阿伦,法国《新观察家》资深记者,曾担任法国广播电台综合台的记者,并自始至终跟踪阿尔斯通事件。
学什么?阿尔斯通被收购的真相是什么
你如何看待美国对华为的“制裁”事件?你是否知道美国是如何用非商业手段打击别国商业巨头的?你又是否知道法国商业巨头阿尔斯通公司被吞并的真相?面对美国频频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战,我们又该如何应对?
《美国陷阱》就回答了这些问题。本书通过讲述美国运用非商业手段一步步“肢解”阿尔斯通公司的案例,反映出了这样一个事实:一直标榜是自由和市场经济主导者的美国,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往往会利用卑鄙的手段。面对美国频频挑起的全球经济战争,其他国家只有团结一致,才能取得最终胜利。
你还会发现
· 美国把监狱的安保分为哪些等级;
· 美国为什么给皮耶鲁齐聘请律师;
· 《反海外腐败法》是如何成为美国打击海外公司的利器的。
一、无妄之灾
2013年4月14日,法国阿尔斯通公司国际销售副总裁弗雷德里克·皮耶鲁齐,也就是本书的作者,乘坐飞机从新加坡出发,飞往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,就在飞机降落的那一刻,他突然听到广播里传来一则消息:“皮耶鲁齐先生,请您下飞机前先到机组人员这里来。”
皮耶鲁齐没有多想,因为他先后在阿尔及尔、曼彻斯特、香港、北京、温莎(美国康涅狄格州)、巴黎、苏黎世等世界各地任职,最后坐镇新加坡。20年的职业生涯中,他在全球飞来飞去,四处奔波,像这种广播之前听到过很多次,要么是提醒官方约会的时间被调整了,要么是帮忙找回了什么丢失的物品。
所以,他没有怀疑,跟着飞机领班就出了机舱。机舱门一打开,就跟电影里演的一样,有一群人正等着他,在问明是他本人后,其中一个穿制服的人一把把他摁住,给他戴上了手铐,说:“弗雷德里克·皮耶鲁齐,你被逮捕了。”
皮耶鲁齐觉得莫名其妙:“我又没犯法,为什么抓我?”
穿便服的两人说:“我们是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探员,接到命令逮捕你,具体为什么逮捕你,我们也不知道。”
皮耶鲁齐以为这其中有什么误会,肯定是弄错了,把他当成了别人,心想只要经过查证,一定能搞清楚,于是老老实实地被押上了一辆没有警用标志的警车。然而,事情绝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。
被带到了联邦调查局总部后,有一名探员告诉皮耶鲁齐,他们之所以抓他,是为了调查阿尔斯通腐败案,特别是印度尼西亚的塔拉罕项目。皮耶鲁齐恍然大悟,可他还是不敢相信,因为这件事已经过去10年了,而且说实话,这件事跟他没什么关系。
2003年,印尼苏门答腊岛有一个塔拉罕发电站项目,当时,阿尔斯通正陷入严重的财务困境,甚至濒临破产。所以,尽管这笔合同的利润不高,但阿尔斯通还是接了,因为它能够提振公司的士气。另外要说的是,阿尔斯通当时确实有行贿行为,行贿当然是不对的,但在某些国家,行贿属于潜规则,大家都这么干。
当时,阿尔斯通曾经求助过两个中间人,然后通过他们给印尼的公职人员行贿,但这两个人与皮耶鲁齐完全无关,他只是知道有这么回事。
所以,当美国的联邦检察官大卫·诺维克,指控皮耶鲁齐在向印度尼西亚议员行贿,违反了美国《反海外腐败法》的时候,皮耶鲁齐告诉他说:“我既不是阿尔斯通的首席执行官,也不是阿尔斯通的法务总监。虽然我是一位管理者,但我既不是董事会成员,也不是执委会成员,这件事情跟我没什么关系。”
这位检察官告诉皮耶鲁齐:“我们很清楚你在阿尔斯通的位置,也清楚你在塔拉罕项目中的位置。我们非常清楚,在和印度尼西亚的交易中,虽然你扮演的不是决策性角色,但是你了解这些情况。我们希望您能为我们效力……来对付阿尔斯通及其管理层,尤其是阿尔斯通的首席执行官柏珂龙先生。你明白了吗?”诺维克还暗示皮耶鲁齐,他们早就在阿尔斯通安插了“卧底”。
皮耶鲁齐不肯出卖自己的公司,然后就被关进了曼哈顿监狱。
没过多久,来了一位30多岁,名叫“莉兹”的美国女律师,说是阿尔斯通委派的。皮耶鲁齐很奇怪:“阿尔斯通有自己的律师团队,为什么会委派一名美国律师?”
莉兹说:“那是因为你们之间存在利益冲突……”
这让皮耶鲁齐觉得更奇怪了,他是阿尔斯通的员工,现在在为阿尔斯通坐牢,处处维护公司,怎么会有利益冲突呢?皮耶鲁齐跟莉兹交谈几句后发现,对方在刑法方面的经验一片空白,态度十分冷淡,做事漫不经心,对阿尔斯通的业务也一无所知,像这种律师怎么能给他做辩护?
事实上,莉兹也确实没真心打算替他辩护,她说皮耶鲁齐犯了“贪污案,外加洗钱”罪,劝他早点认罪。莉兹还告诉他一个消息,他不是阿尔斯通第一位被起诉的高管。之前他在美国工作的同事大卫·罗斯柴尔德已经被起诉,并且经过了庭审,已经同意认罪。
不久,就迎来了第一次庭审。之前劝皮耶鲁齐为他效力的诺维克检察官在法庭上“慷慨陈词”:
“皮耶鲁齐先生在阿尔斯通的管理层中身居要职,他涉及的这笔行贿交易问题极其严重。该公司向印度尼西亚的一名议员行贿,以求其提供方便。我方已经立案,指控文件确凿有力。大量的证据和证人证实,皮耶鲁齐先生参与了一起违反美国《反海外腐败法》的犯罪活动。”
皮耶鲁齐明白,因为在第一次谈话的时候拒绝了这位检察官的要求,所以现在诺维克要让他为此付出代价。
果然,诺维克从他的个人处境进行攻击,他说:“弗雷德里克·皮耶鲁齐在美国无亲无故。他在美国工作时,已获得绿卡(永久居住权)。
然而,非常可疑的是,2012年他又将绿卡退还给有关部门。我们已问过相关人员,他告知我们,弗雷德里克·皮耶鲁齐当时行为古怪,令他十分惊讶。……此外,此人在已遭受指控、逮捕证已经下达的情况下,仍未向当局自首。”
皮耶鲁齐简直被气晕过去,他之所以把绿卡还回去,是因为他被派往新加坡了,至少要在那里工作几年,这有什么可疑的呢?他说美国已经下达了逮捕证,可又把签发逮捕证的消息封锁了,然后指责皮耶鲁齐没有自首,谁知道有这么回事啊?这用心实在太险恶了!
更诡异的是,庭审的法官竟然相信了这套说辞。整场庭审,法官只问了皮耶鲁齐一个问题:“皮耶鲁齐先生,您要做何种辩护,认罪还是无罪?”
皮耶鲁齐回答:“无罪。”
然后,皮耶鲁齐就被戴上了手铐、脚镣,上半身拴着大粗铁链子,被送到了罗得岛的怀亚特看守所,从此开始了他长达数年的监禁生活。
二、步步紧逼
怀亚特不是一般的看守所,而是一座戒备森严的羁押中心。美国把监狱的安保分为4个等级。一级安保的监狱称为“营地”,通常是给那些因经济犯罪而被判刑的白领犯人准备的。这些拘留营有配套的健身房,通常还有网球场,没有几个狱警,监控措施非常少。
二级安保的监狱则是供短期徒刑和非暴力罪犯使用的。再下来是看守所,被称为中等级别,划入第三级,但其实是拥有高度安保的监狱。怀亚特就属于这一级别,皮耶鲁齐不是惯犯,也不是危险人物,而且还没有定罪,却被关进了最严格的看守所里,这真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。
匪夷所思的事情往往都有简单明了的目的,这次也不例外,美国人的目的很简单:逼迫皮耶鲁齐早点认罪。
美国人的目的是为了绞杀、吞并阿尔斯通,他们对阿尔斯通已经垂涎已久。阿尔斯通公司,成立于1928年,有法国的“工业明珠”之称,在全球拥有11万名员工,是欧洲最大的电力、内燃机和发动机企业。
阿尔斯通在能源领域拥有多个“世界第一”:水电设备世界第一,核电站常规岛世界第一,环境控制系统世界第一,在当时,阿尔斯通在超高速列车和高速列车行业,也是世界第一。在城市交通市场、区域列车、基础设施设备以及所有相关服务领域,该公司排名世界第二。
当时流行的一句话是,“世界上每4个灯泡中,就有1个灯泡的电力来自于阿尔斯通的技术”。
为了实现吞并阿尔斯通的目的,通用电气已经筹划了很久。他们把阿尔斯通告到了美国司法部,美国司法部启用了《反海外腐败法》。
《反海外腐败法》制定于1977年,其主要内容是禁止美国公司利用行贿来拓展海外业务。但这部法律颁布后一直处于休眠状态,很少有美国公司被披露违反这项法律受到处罚,原因是,美国政府担心处罚本国公司,会削弱美国的产品竞争力。直到1998年,这项法律经过修改,有了境外的法律效力。
这部法律的神奇之处在于,它允许美国政府随意逮捕一个公司的任何一名员工,不论他在这个世界的哪个角落,不论什么时候。
而且他们可以把这个人投入监狱,刑期会非常长。美国当局认为,哪怕只是和美国有一丝关联,比如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、使用美元交易、使用美国的邮箱,都能成为美国采取行动的理由。
虽然听起来有些疯狂,但这种事情经常发生。比如,有个瑞典人,住在瑞典,美国司法部认为他犯了罪,然后就从瑞典把他抓到美国去了。
美国司法部通过阿尔斯通,给皮耶鲁齐聘请了一位高明的律师。这位律师名叫斯坦·特沃迪,是康涅狄格州前总检察长,62岁,身材高大、头发花白,带着一抹好莱坞式的微笑,他还有多得数不清的荣誉头衔。
斯坦曾经为美国一些500强企业做过辩护,还出版过六七本法律专著,有美国“最佳律师”的荣誉称号,比之前那个叫“莉兹”的女律师可厉害多了。皮耶鲁齐不知道的是,斯坦名义上是阿尔斯通请来为自己辩护的,实际上他代表的是美国人的利益,说白了,他就是一个卧底。所以,在身边有这么一位学识渊博、专业而且精干的律师,皮耶鲁齐的处境反而更危险了。
有一个和皮耶鲁齐关在一起的犯人叫克里斯,他是一名真正的黑帮分子,身经百战,经验丰富。
他告诉皮耶鲁齐说:“法国佬,永远不要相信你的律师,大部分律师私底下都是为政府卖命的。尤其是永远不要向你的律师认罪,否则他就会强迫你和他做交易,如果你拒绝,他就会向检察官把你兜个底儿掉。还有,要当心其他犯人,犯人里有很多‘告密者’,他们听到一点儿风吹草动就会立马去报告,因为这能够减轻他们的刑罚。”
黑帮老大克里斯凭直觉猜测,斯坦身为前总检察长,不会是一位好律师,因为他与美国司法部的关系太深。
还真让克里斯说着了,斯坦带来一系列不好的消息,他告诉皮耶鲁齐,想让美国放人也行,阿尔斯通必须同意认罪,还要披露所有罪行,必要时还要揭发自己的雇员。此外,还要承诺建立起一套内部反腐败机制,并且接受“督察”,设置一位连续3年向美国司法部做汇报的监督员。
如果能遵守这些条件,那么法官就会和企业达成协议,结局通常是罚款,像阿尔斯通这样的大企业,最少也得罚几亿美金。
阿尔斯通当然不愿意这么干。
斯坦告诉皮耶鲁齐,他有两种选择,第一种选择,是坚持不认罪并接受美国法律的审判,如果败诉,他将面临125年的牢狱之灾。而且,他还被告知,审判的准备工作将至少历时三年,而且各种费用的消耗至少在数百万美元。另一种选择,是承认有罪,与美国当局合作,只需再待几个月就可以出去了。
为什么要判这么长时间呢?
斯坦告诉皮耶鲁齐,他犯的罪很严重。他涉嫌给印尼议员行贿,要判5年,他给印尼议员汇了4次款,每汇一笔款加5年,共25年;此外,他还涉嫌洗钱,要判20年,因为金额巨大,再加80年,共100年。全部加起来是125年。
这等于是把皮耶鲁齐逼到了绝路。如果他不认罪,那就继续打官司,这种官司会花费很长时间,最少也得3年。但皮耶鲁齐有老婆,有4个孩子,还有年迈的父亲。
而重刑监狱跟屠宰场差不多,每一天都是煎熬。这里有强奸犯、杀人犯、诈骗犯,一群牛鬼蛇神。就在他的牢房隔壁,有一个70多岁的老头晚上被强奸了;而且,美国监狱鼓励打小报告,如果有人能检举别人,可以获得减刑,有个人为了减刑把自己老婆出卖了,结果他老婆判了8年,他自己只判了2年;还有因为压力太大,监狱里自杀的犯人比比皆是。
这些消息已经让皮耶鲁齐无比焦虑,更何况,他还了解到,自己基本上没有胜诉的可能。
别看在美国的电视剧和电影中,美国司法多么公正,多么美好,似乎是最为弱势的群体的案件,也会有人倾听,更会有人为他辩护,其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。因为跟这个群体有关的犯罪案件,基本都不会走到庭审这一步。
在90%的案件中,被告人会选择放弃申辩,原因非常简单:高昂的辩护费必须由被告人全额承担,普通人是负担不起律师事务所的费用的。而且,美国检察官的权力超级强大,拥有一切能迫使被告人认罪的手段。美国司法部的胜诉率高达98.5%。也就是说,被美国司法部起诉的人中,98.5%最终都被判有罪!
最关键的是,美国人早已经掌握了“证据”和“证人”。为了取得指控阿尔斯通的证据,美国司法部老早就派了“卧底”,这家伙跟藏匿在暗处的老鼠似的,被安插在公司的核心部门,全方位配合美国司法部的调查。
在将近十年的时间里,他一直在上衣里藏着一支录音笔,录下和同事之间的大量对话。此外,美国司法部还拿到了阿尔斯通的上万封邮件,其中有3000封提到了皮耶鲁齐。因为有这些证据在手,皮耶鲁齐败诉的概率几乎是百分之百。
皮耶鲁齐又惊讶,又愤怒,他说:“你们既然掌握了阿尔斯通高层的罪证,为什么不把他们抓起来?为什么不判他们的罪?他们的罪比我大多了!”
斯坦说:“《反海外腐败法》就是这么规定的,争论这个毫无意义。如果你能够认罪,他们就可以把你的刑期减到6个月。”
一边是125年,一边是6个月,让嫌疑人自己选择,诱供的手段就是这么简单直接。这是美国司法部屡试不爽的诡计。如果坚持出庭应诉,他们便用多年的重刑期吓唬你,然后用一个少很多的刑期逼你认罪。皮耶鲁齐虽然知道这是美国人的阴谋,但他也不得不认罪,因为他没得选。
三、肢解阿尔斯通
没事的时候,皮耶鲁齐就会研究美国的《反海外腐败法》,有两件事他一直想不明白:
一是阿尔斯通已经配合调查一年多了,为什么还没跟美国司法部达成协议?
二是美国司法部明明掌握着阿尔斯通内部腐败的所有证据,为什么没再抓阿尔斯通的其他员工?
一直到2014年4月24日,困扰了皮耶鲁齐好几个月的问题终于豁然开朗。他在监狱的广播里听到主持人宣布,法国阿尔斯通准备出售其70%的业务,将所有能源业务以约130亿美元的价格卖给它的主要竞争对手,美国通用电气公司。
皮耶鲁齐觉得不可思议,因为他觉得即便阿尔斯通肯卖,法国政府也绝不会同意。因为阿尔斯通负责法国境内58座核反应堆的所有汽轮发电机的制造、维护和更新工作,负责法国75%的电力生产设备,拥有让全世界都羡慕不已的技术,还为法国的戴高乐号航空母舰提供推进汽轮机,它是法国本土的一个高度战略型企业。所以,他觉得这次收购肯定会泡汤。但事情可不像皮耶鲁齐想得那么简单。
为了收购阿尔斯通,美国已经做了万全准备。就像对付皮耶鲁齐一样,美国先后逮捕了4位阿尔斯通的高管,并且迫使他们全部认罪了,这一下,把阿尔斯通的CEO伯克龙吓得不轻。
美国司法部告诉伯克龙,他们已经掌握了他犯罪的所有证据,而准备收购阿尔斯通的通用电气则告诉伯克龙,如果他能配合这次收购行动,最终他将获得400万欧元的奖金。美国司法部唱黑脸,通用电气唱红脸;一边是重刑犯,一边是400万欧元的奖金。伯克龙顾不上国家利益了,只有一个选择:卖。
法国当时负责经济和工业事务的部长是阿尔诺·蒙特伯格,这个人很爱国,也很有战略眼光,他坚决反对把阿尔斯通卖给美国人。
而且他觉得这件事情很蹊跷,为了弄清事实,他甚至申请法国对外安全总局进行反间谍调查,结果遭到了拒绝。有一位负责经济情报工作的女代表,名叫克劳德·雷维尔,她在工作中发现,收购阿尔斯通是美国向欧洲伙伴发动经济战的一个大动作,她曾多次提醒监管部门,但都徒劳无功,最后还被辞退了。
因为,在法国的政府高层,美国也已经安插了相当多的内奸,他们的任务就是除掉反对的声音。
为了拖延美国人收购阿尔斯通,蒙特伯格建议把阿尔斯通卖给西门子。西门子表示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,并且愿意出200亿美元,比通用电气的报价直接高出70亿美元。而且收购的方式是交换股份,看上去更像是合作。钱给的多,而且同是欧盟,又是邻居。除非是傻瓜,否则没人会拒绝这个方案。
美国人怎么会让这种事情发生?费了那么大劲儿,怎么能当“杨白劳”呢?所以,美国人又一次掏出了《反海外腐败法》。这真是一部神奇的法律,简直是美国财政部的金矿。
统计数字显示,从1977年到2014年,用这部法案一共开出了26个超过1亿美元的罚单,总罚款金额超过百亿美元。26张罚单中有21个是非美国公司,其中包括德国西门子公司(8亿美元)、法国道达尔公司(3.98亿美元)、法国兴业银行(2.93亿美元),英国航空航天系统公司(4亿美元),日本松下公司(2.8亿美元)等等。
美国司法部再次出手,根据《反海外腐败法》,以行贿罪给了阿尔斯通7.72亿美元的巨额罚款,而且还在美属维尔京群岛,又逮捕了一位阿尔斯通的高管!看到阿尔斯通受罚,西门子怕了,决定不买了。这也不能怪西门子,因为之前西门子被《反海外腐败法》坑过,光罚款就交了8亿美元,加上其他费用,前后总共花了15亿欧元。那场噩梦太可怕了!
就在司法部演黑脸的时候,通用电气这个红脸又登场了,他们主动把报价上涨了40亿美元,并且答应解决1000个就业岗位。当时法国的经济部长正是后来的总统马克龙,他正为国内的高失业率发愁,觉得这个条件还行,就答应了通用电气的条件。最终,美国人以170亿美元的价格,买走了阿尔斯通70%的核心业务。
通用电气不是答应解决1000个就业岗位吗?是的,确实解决了,完成了收购就招聘了1000个人,然后过了几个月,又裁掉了好几千人。法国人没有想到,居然还有这种无赖操作,虽然愤怒,可也无济于事。而本书作者皮耶鲁齐先生呢,前后被监禁了5年半,坐了25个月的牢,等到出来的时候,已经是2018年9月了。
我们中国有句古话,叫“三折肱[gōng ]而成良医”,意思是说,一个人胳膊折断多次,这个人就懂得怎么治疗断胳膊了。皮耶鲁齐在监狱里就开始深入研究美国《反海外腐败法》,已经研究透了美国人的鬼把戏。
皮耶鲁齐发现,多年以来,美国开发了一套弹性系统。在上游,美国利用强大的情报武器获得外国公司签订的大额合同信息;在下游,它们动用复杂而严密的法律武器对那些被监视的公司提起刑事诉讼。
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没有这样的武器库,它使美国公司更加方便地削弱、打击,甚至吞并它们的主要竞争对手。就像美国人所说的,“任何损害我们经济的个人、公司都会受到法律的制裁。”
美国政府实施的商业间谍活动范围非常广,而且由来已久。早在1970年,美国外国情报顾问委员会就建议:“从今以后,商业监听应该被视为国家安全的一部分,享有与外交、军事和科技监听同等的优先权。”
而且,他们也真是这么干的。2013年11月,爱德华·斯诺登披露了一批美国国家安全局文件。这些文件证实,从2012年12月10日到2013年1月8日,在这近30天的时间里,美国监听法国人的通话,获得了超过7000万个通话数据,平均每天截获300万个数据。
而且有些电话号码作为重点监测目标,会自动触发系统,记录谈话内容。某些关键词甚至还能还原出手机短信的具体内容。美国打着正义的旗帜,“这个违法”,“那个犯罪”,处处制裁别人,自己背地里却干着更卑鄙、更龌龊的事。老话怎么说来着?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!
正如作者所说,这已经不是一个人的战争。这是一场关系到所有人的战争,一场比军事战争更加复杂、比工业战争更加阴险的战争,一场不为公众所知的战争。
总结
《史记·楚世家》中记载,公元前706年,楚国讨伐随国。随国国君说:“我没有罪过。”意思是打仗要讲究师出有名,你总不能无缘无故就打我吧?
楚王说:“我蛮夷也。……我有敝甲,欲以观中国之政,请王室尊吾号。”意思是说,我是野蛮人,我打你还需要什么理由吗?我现在有军队,我想称霸中原,你以后就是我的小弟了,现在,你快点去帮我跑一趟,告诉周王室,给我加封尊号。随国是小国,不敢得罪楚国,只好跑到周王室那里去给楚国要尊号。
现在的美国就是个大号的“楚国”,霸道的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,几乎成了“全球公害”了。对于美国用尽权谋手段,极力打击华为的行为,作者皮耶鲁齐是这样说的:
“我们可以看到,美国当局对华为采用的策略非常类似于针对阿尔斯通的策略。从背景看,当然还有美国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战,特别是5G技术……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此毫不隐瞒,真相路人皆知,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美国将法律作为经济战争武器的事实。所有国家都应团结起来,抵制美国的单边主义。昨天是阿尔斯通,今天是华为,明天又会是谁?现在是欧洲和中国做出回击的时候了。”
鉴于美国政府的所作所为,我想起中国明朝时有一首骂严蒿的诗:
可笑严介溪,金银如山积,刀锯信手施。
尝将冷眼观螃蟹,看你横行得几时。
恭喜你和“今今乐道读书会一起读完了你生命中的第 1420 本书,希望今天的内容能给你有益的启发。(拆书人:云鹏)
《美国陷阱》金句:一个企业足够大了,它与国家的命运和利益就分不开了。
在利益面前,对美国政府来说,一切所谓的自由、平等、正义等全都一文不值。
点击右下方“分享”按钮,把美国强制收购阿尔斯通的过程送给需要的朋友,帮助他了解美国的真实面目。

关注公众号杭漂驿站或搜索"hangpiaoyizhan"免费领取内部营销咨询大礼包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



上一篇:《注定一战》:为什么中国是最让美国担心的最强劲的挑战者?
下一篇:《1905帝国巡游》:美国是如何拨动亚太地区的政治走向的?
回复 关闭延时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